吃永远是回家最重要的主题之一。妈妈的手艺,新鲜、烟熏的鱼、肉,各式的小吃、坚果,通通齐备。

三十的年夜饭,按家里的习惯,大钵小盘一大桌,不管吃不吃得完,重要的是色相和气氛。

食材门类没太大变化,每年这样重复着,这是家里的年味儿。

春晚

一年又一年,春晚还是那一套,歌舞、小品、相声,慰问下边防战士,和各地同胞视频连线。腻了。

年三十晚上,活动主题是手机抢红包和打麻将,春晚成了背景音。春节电影票房不断在刷新记录,往后选择会越来越多样化,看电视不再是唯一的娱乐活动了。

春晚也该歇歇了。

我的工作

见到熟人、亲戚,问我最多的问题除了「工资多少?」、「什么时候结婚?」之外,就是「你的工作到底在做些什么?」。

他们印象中,我的工作跟网络有关,总是在摆弄电脑,全是看不懂的英文。只要我打开电脑就觉得我在处理工作上的事,会探头过来好奇地看看我的屏幕。

汽车盛行

以前春节拜年主要交通工具是摩托车,现在全是汽车,正月里每家门口都停着三四辆车。

亲戚团聚,都不在别人家过夜了,因为各家都有车。以前一大家人就只能挤在一起,晚上睡沙发、打地铺。不过那种感觉还是很开心的。

感慨生活变化真快。

新农村

农村的楼房越来越多,青壮年外出务工几年,回来就能修个两层小楼。以前的房子大都依山而建,现在都迁到了马路边的稻田里,村村都通了水泥路。

山上的竹子多但没人砍,因为人工费高又卖价低。相比前些年的退耕还林热潮,种树的也少了,广泛种植的杉树一般要十五年左右才能成材,周期太长,要花很多时间去养护。

靠山吃饭的人少了,去城里打工来钱更快。